當前位置: 中醫文化 > 非遺項目

天津市中醫藥非遺項目展示(9)

衛藥魁首秘訣:藥材好,藥才好

——訪國家級非遺隆順榕衛藥制作技藝傳承人高強

時間:2019-12-13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8版 

高強向參觀者展示隆順榕產品。 孫桂龍攝

  “數代衛藥人經過近二百年的選材祖訓傳承,隆順榕制藥廠一直秉承著老藥莊精選道地藥材的精神,堅守著‘藥材好、藥才好’的制藥信條。”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隆順榕衛藥制作技藝傳承人、與隆順榕衛藥制作一線執著相伴40多個春秋的廠技術質量顧問高強,用這個刻在信念中的原則詮釋了隆順榕衛藥多年穩居魁首的秘訣。

  “猛快便廉”好口碑

  說起衛藥的由來,高強如數家珍地向筆者介紹,據史料記載,天津中藥流派主要有兩大派系,一是北京同仁堂后輩在天津開設的達仁堂、樂仁堂等藥局,稱“京藥”;二是以隆順榕為代表的天津土生土長的傳統中藥局,稱“衛藥”。京藥因多用于帝王將相,向來藥物配伍謹慎,多以溫補為主。而天津作為北方早期的商貿中心,運河交匯,經商來往人員眾多,出現的疾患往往以時令病為主,需要藥力強勁、合時適癥而見效迅速的藥物。天津中成藥基于此地域特點,在繼承中醫藥理論精華、汲取民間醫道經驗的基礎上,逐漸形成了天津衛派中藥體系——“衛藥”,其特色是直達病所、藥到病除,是一個具有特殊理念和豐富實踐經驗的中藥流派。隆順榕正是掌握天津當地地理環境導致的疾病特性,研發炮制的中成藥早在180多年前就獲得廣泛認可,成為天津衛藥之代表。

  高強對衛藥的內涵進行了解析,衛藥的精髓在于“猛、快、便、廉”:“猛”即敢于投料、用藥峻猛,“快”即藥物起效快,“便”即服用和攜帶方便,“廉”即面向大眾,價格低廉。隆順榕創辦之初便依照中醫經典古方,遵循傳統制藥技藝,尤以隆順榕根據古代成方研制的藿香正氣水、銀翹解毒片和小兒金丹片等為代表的傳統制劑,其方劑源于古代,再通過衛藥特殊的炮制工藝顯現出見效更快的療效,盡展“衛藥”特色,逐漸改變了患者普遍認為的中藥效果緩慢的傳統思想。

  在中醫藥幾千年的發展歷程中,對于中藥材的選擇、采摘、培植有著深奧且探究不盡的高深技法。高強告訴筆者:“中藥有很多特性,影響因素也很多,環境就是一個大因素。藥材的選用要因地、因時、因人,比如當歸要選甘肅生長的,三七要選云南植出的;同時要注重藥材采摘的時令性,采摘的季節也會影響藥材質量,古語有云‘三月茵陳四月蒿,五月茵陳當柴燒’。野生蒿類有兩種,一種是翠綠發青的青蒿,一種是暗綠發灰的叫灰蒿。灰蒿必須在清明時節二三月天氣,萬物生長三寸長短時采摘才有效,而一過三月進入初夏,萬物發葉生枝、力量分散藥效就差了。中藥制作過程要遵古炮制。炮制在中藥制作過程的目的有兩個:一是改變藥性,二是去毒。此外,藥用部位選定也很重要,像當歸,古代的當歸是分段切割賣的,其頭部止血,中段補血,尾須催血。”高強說,衛藥的炮制根據中藥特性,每年從7月中下旬到9月上旬要停止生產,這一時期氣候濕度太大,藥材黏且易生菌。為此,隆順榕制藥廠寧可損失一定企業效益,也要保障患者的用藥療效和安全。

  “中醫中藥有辨證學說,許多科學的處方均是經過多年的臨床實踐得出。”高強介紹,隆順榕衛藥有四個劑型,分別是口服片劑、糖漿劑、酊水劑和顆粒劑,這四個劑型涵蓋的衛藥技藝非遺傳承項目共有83個品種,涉及婦科、內科、兒科、外科等。其中中藥片劑的優點是分量小、方便服用、起效快、便攜、便儲存、儲存時間長。

  “精耕細作”獨門技

  “藥材入鋪,必仔細挑選,凡需沖洗者必用清水沖之,待曬干后方可入藥;凡需浸泡者,必將清水泡至透心,如浸潤不到時日,必不能用;顆粒亦之,顆粒小則不用,避免影響藥力,顆粒大亦被淘汰,避免不能炮制透心。‘遵古炮制,力求精細’是隆順榕的祖訓。”高強詳細介紹起隆順榕衛藥傳統制劑制作技藝:“主要特征是炮制獨特:通過時令生產、刀功、煅工、炒工、庫養等藥工技藝,使道地藥材更地道,達到同方不同力;冷滲透:模擬傳統湯劑原理,在相對恒定的低溫環境下進行滲漉,通過拌、燜、壓、滲、滴五個步驟,利用成分梯度實現動態浸出。不同季節會以濾液的色、味通過人工的方式調整滲漉速度,使藥材的有效成分浸出更為充分;秘調制:這是隆順榕延續至今的師帶徒口口相傳的制作工藝,如在制作藿香正氣水時,需要通過眼觀、口嘗、鼻嗅、手觸等方法按定的先后順序依次進行調制,確保調制后氣味香而微苦、手感膩而潤滑、色澤深而澄明、口感辛而不辣、藥力峻而不烈,其酒度可被控制在標準值范圍內。這一獨特的制作技藝造就了獨家的衛藥流派。”

  “隆順榕衛藥傳統制劑技藝始終保持著發展中創新、創新中提升的狀態,利用現代化的制藥設備,遵照傳統的炮制方法和工藝流程操作方法使產品質量更加穩定。如今的產品生產過程更加環保,過去的制粒方法和干燥方法講究水煮、醇提,隨后要濃縮成膏,繼而烘干做成顆粒,再壓成片。如今,我們把煮完的藥湯經過噴霧形成藥粉,再直接加上潤滑劑壓片,提高了產品的質量。現在用沸騰制粒工藝取代了過去的濕法制粒,攪拌機制成顆粒再進入干燥箱的工藝過程,避免了交叉污染。也就是炮制、種植、庫養等遵循古法與現代化設備制作工藝緊密結合,形成了隆順榕衛藥傳統制劑獨有的制作技藝風格,切實保障了藥效和藥品質量,給用藥者一個放心的保證。正因為這一嚴謹的風格,使衛藥傳統制劑制作技藝成為國家級非物質項目,數代隆順榕人執著守望地一絲不茍地傳承著。”高強滿懷信心地感慨著傳承的情感。

  高強回憶道,隆順榕制藥廠之所以成為“中藥現代化的發源地”的百年老字號,離不開隆順榕1933年創建以來的數代前輩藥人努力,當年時任隆順榕經理的劉華圃作為天津中藥行業協會會長,代表天津中藥業向周恩來總理提出:“發展國藥、研究提煉、進一步發展中成藥”及“成藥下鄉”的建議,得到了周總理的大力支持。周總理派了藥劑師田紹麟到隆順榕任藥師工作,另有中科院的三名院士王藥禹、甄漢臣、張克讓入號當藥師,并專門成立全國首家中成藥研究機構及全國第一個中藥提煉部。他們四個人奠定了隆順榕生產技藝各方面的技術力量。1953年底研制成功了中國中藥史上第一個片劑——銀翹解毒片,是中藥丸散膏丹以后第一個片劑,為隆順榕衛藥傳統制劑制作技藝的形成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接力傳承”濟世情

  64歲的高強是土生土長的天津人,投身衛藥40多年緣于他幼時患的一場病,他服用了老中醫的中藥后很快康復,自此對中藥文化充滿了興趣,中學畢業后義無反顧地到了當時的天津市中藥制藥廠工作,并師從衛藥制作的老師傅,“我幾乎干遍了衛藥固體試劑制作的每一道工序崗位,從班組長,搞工藝、把技術關,再到退休后在生產車間一線當顧問,我與衛藥制作結下了終生的情緣。”

  高強在繼承傳統、掌握技法的基礎上,參加了中藥制劑工藝的新研發,開發、創新并引進了如干壓制粒、全粉壓片、沸騰制粒等中藥制劑方法,規范了現代化生產工藝標準流程和操作方法,成為隆順榕衛藥制作技藝傳承人。高師傅說:“這些年我不保守,帶出近百名徒弟搞制劑,每天都專心產品技術質量,從進原料的選料、水洗、烘干、炮制、粉碎、提取、醇提、酒提、滲漉、濃縮、噴霧干燥、制顆粒、壓片、薄膜衣包衣,每道工序都嚴格把關。同時,我鼓勵大學畢業的徒弟們發揮才智,開發悟性,踴躍提出提高技藝的新理念,拓寬他們的挖掘創造力,使這些年輕人盡早承擔起傳承衛藥傳統制劑制作技藝非遺的重任。”

  “做良心藥、做放心藥”是高強永恒不變的初心,正是他的潛心傳承,帶出了一群胸懷“濟世壽人,澤及四方”理念的衛藥傳統制作技藝傳承后生力量。他們將救死扶傷作為祛除患者的病痛,給老百姓帶來健康的社會責任感。

  高強自豪地說,隆順榕創造過六個第一:中國第一個中藥片劑“銀翹解毒片”、第一個中成藥酊劑“藿香正氣水”、第一個中藥靜脈注射液“蟾立蘇靜脈注射液”、第一個中藥顆粒劑“當歸四逆湯”、第一個治療糖尿病的純中藥制劑“金芪降糖片”、第一個研究到分子水平的中藥抗癌新藥“紫龍金片”。

  展望未來,高強躊躇滿志。他表示,隆順榕衛藥傳承了中華民族中醫藥的文化,傳承了濃厚的地域文化,傳承了企業對社會的責任與義務。站在新時代的起點上,隆順榕人將堅定“做中藥精品,創國粹名牌”之路,為民眾多制作優質良藥,用心將這一國家級非遺項目世代傳承下去,造福于民。(孫桂龍 李素文 李和佳)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旋转大战援彩金
上海时时彩 大乐透 开奖 结果股票行情 集中盈配资 北京龙跃股票配资加盟 老11选5 浙江6+1 威力财配资 股票指数计算方式 4场进球 福建11选5 捷报体育比分 金牛策略 辽宁35选7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雷 闪牛配资 吉林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