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醫文化 > 歷代名醫 > 周漢晉名醫

張仲景

時間:2015-06-10  

(蔣兆和 作)

  張仲景(約公元150~154年——約公元215~219年),名機,字仲景,漢族,東漢南陽鄧州人。東漢末年著名醫學家,被后人尊稱為醫圣。張仲景廣泛收集醫方,寫出了傳世巨著《傷寒雜病論》。它確立的辨證論治原則,是中醫臨床的基本原則,是中醫的靈魂所在。在方劑學方面,《傷寒雜病論》也做出了巨大貢獻,創造了很多劑型,記載了大量有效的方劑。其所確立的六經辨證的治療原則,受到歷代醫學家的推崇。這是中國第一部從理論到實踐、確立辨證論治法則的醫學專著,是中國醫學史上影響最大的著作之一,是后學者研習中醫必備的經典著作,廣泛受到醫學生和臨床大夫的重視。

  1.著作編輯

  《傷寒論》張仲景《傷寒論》張仲景 1、《傷寒雜病論》(已經失傳,中醫四大經典著作之一)書中全面闡述了中醫的理論和治病原則,是我國最早的理論聯系實際的臨床診療專書[1] 。 2、《傷寒論》,晉代太醫王叔和根據自己搜尋到《傷寒雜病論》的傷寒部分的軼文整理而成。 3、《金匱要略》,宋代王洙、林億、孫奇等人在偶然的機會發現《傷寒雜病論》殘簡,將關于雜病的部分整理成冊,更名為《金匱要略》刊行于世。張仲景的著述除《傷寒雜病論》外,還有《辨傷寒》十卷,《評病藥方》一卷,《療婦人方》二卷,《五藏論》一卷,《口齒論》一卷,可惜都早已散失不存。然而僅此一部《傷寒雜病論》的杰出貢獻,也足以使張仲景成為海內外景仰的世界醫學偉人。

  2.研究編輯

  1.《張仲景》 2.《張仲景用方解析》 3.《張仲景醫方精要-金匱篇》南陽醫圣祠內人們紀念張仲景南陽醫圣祠內人們紀念張仲景(20張) 4.《張仲景醫方精要-傷寒篇》 5.《張仲景方劑學》 6.《張仲景藥物學》 7.《張仲景方劑現代臨床應用》 8.《張仲景疾病學》 9.《張仲景方劑實驗研究》 10.《張仲景方方族》 11.《張仲景養生學》

  3.貢獻

  張仲景,名機,字仲景,東漢南陽人,為古代偉大的醫學家。他公元205年寫的醫學著作《傷寒雜病論》對于推動后世醫學的發展起了巨大的作用。張仲景生活的東漢未年,是中國歷史上一個極為動蕩的時代。統治階級內部出現了外戚與宦官相互爭斗殘殺的“黨錮之禍”。軍閥、豪強也為爭霸中原而大動干戈,農民起義的烽火更是此起彼伏。一時里戰亂頻仍,百姓為避戰亂而相繼逃亡,流離失所者不下數百萬。漢獻帝初平元年(公元190年),董卓挾漢獻帝及洛陽地區百萬居民西遷長安,洛陽所有宮殿、民房都被焚毀,方圓二百里內盡為焦土,百姓死于流離途中者不可勝數。《傷寒雜病論》據史書記載,東漢桓帝時大疫三次,靈帝時大疫五次,獻帝建安年間疫病流行更甚。成千累萬的人被病魔吞噬,以致造成了十室九空的空前劫難。其中尤以東漢靈帝(公元168一188年)時的公元171年、173年、179年、182年、185年等幾次的疾病流行規模最大。 南陽地區當時也接連發生瘟疫大流行,許多人因此喪生。張仲景的家族本來是個大族,人口多達二百余人。自從建安初年以來,不到十年,有三分之二的人因患疫癥而死亡,其中死于傷寒者竟占十分之七。面對瘟疫的肆虐,張仲景內心十分悲憤。他痛恨統治者的腐敗,將百姓推入水深火熱之中。對此,張仲景痛下決心,潛心研究傷寒病的診治,一定要制服傷寒癥這個瘟神。建安年間,張仲景行醫游歷各地,親眼目睹了各種疫病流行對百姓造成的嚴重后果,也借此將自己多年對傷寒癥的研究付諸實踐,進一步豐富了自己的經驗,充實和提高了理性認識。經過數十年含辛茹苦的努力,終于寫成了一部名為《傷寒雜病論》的不朽之作。這是繼《黃帝內經》之后,又一部最有影響的光輝醫學典籍。《傷寒雜病論》是集秦漢以來醫藥理論之大成,并廣泛應用于醫療實踐的專書,是我國醫學史上影響最大的古典醫著之一,也是我國第一部臨床治療學方面的巨著。《傷寒雜病論》的貢獻,首先在于發展并確立了中醫辨證論治的基本法則。張仲景把疾病發生、發展過程中所出現的各種癥狀,根據病邪入侵經絡、臟腑的深淺程度,患者體質的強弱,正氣的盛衰,以及病勢的進退緩急和有無宿疾(其它舊病)等情況,加以綜合分析,尋找發病的規律,以便確定不同情況下的治療原則。他創造性地把外感熱性病的所有癥狀,歸納為六個證候群(即六個層次)和八個辨證綱領,以六經(太陽、少陽、陽明、太陰、少陰、厥陰)來分析歸納疾病在發展過程中的,演變和轉歸,以八綱(陰陽、表里、寒熱、虛實)來辨別疾病的屬性、病位、邪正消長和病態表現。由于確立了分析病情、認識證候及臨床治療的法度,因此辨證論治不僅為診療一切外感熱病提出了綱領性的法則,同時也給中醫臨床各科找出了診療的規律,成為指導后世醫家臨床實踐的基本準繩。《傷寒雜病論》的體例是以六經統病證,周詳而實用。除介紹各經病證的典型特點外,還敘及一些非典型的癥情。例如發熱、惡寒、頭項強痛,脈浮,屬表證,為太陽病。但同是太陽病,又分有汗無汗,脈緩脈急之別。其中有汗、脈浮緩者屬太陽病中風的桂枝湯證;無汗、脈浮緊者,屬太陽病傷寒的麻黃湯證;無汗、脈緊而增煩操者,又屬大青龍湯證。這樣精細的辨證及選方用藥法則,使醫家可執簡馭繁,應付各類復雜的證候都能穩操勝券。除了辨證論治的原性之外,張仲景還提出了辨證的靈活性,以應付一些較為特殊的情況。如“舍脈從證”和舍證從脈”的診斷方法。即辨證必須有望、聞、問、切四診合參的前提,如果出現脈、證不符的情況,就應該根據病情實際,認真分析,摒除假象或次要矛盾,以抓住證情本質,或舍脈從證,或舍證從脈。陽證見陰脈、表證見沉脈。和證實脈虛,其實質都是證有余而脈不足,即當舍證從脈而救里;而陰證見陽脈,提示病邪有向表趨勢,里證見浮脈,多提示表證未盡解;證虛脈實,則宜舍脈從證。脈、證取舍的要點是從“虛”字著眼,即證實脈虛從脈,證虛脈實從證。這無疑為醫者理清臨床上亂麻一般的復雜癥情,提供了可供遵循的綱要性條例。對于治則和方藥,《傷寒雜病論》的貢獻也十分突出。書中提出的治則以整體觀念為指導,調整陰陽,扶正驅邪,還有汗、吐、下、和、溫、清、消、補諸法,并在此基礎上創立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方劑。據統計,《傷寒論》載方113個,《金匱要略》載方262個,除去重復,兩書實收方劑269個。這些方劑均有嚴密而精妙的配伍,例如桂枝與芍藥配伍,若用量相同(各三兩),即為桂枝湯;若加桂枝三兩,則可治奔豚氣上沖,若倍芍藥,即成治療腹中急痛的小建中湯。若桂枝湯加附子、葛根、人參、大黃、茯苓等則可衍化出幾十個方劑。其變化之妙,療效之佳,令人嘆服。尤其是該書對于后世方劑學的發展,諸如藥物配伍及加減變化的原則等都有著深遠影響,而且一直為后世醫家所遵循。其中許多著名方劑在現代人民衛生保健中仍然發揮著巨大作用,例如:治療乙型惱炎的白虎湯,治療肺炎的麻黃杏仁石膏甘草湯,治療急、慢性闌尾炎的大黃牡丹皮湯,治療膽道蛔蟲的烏梅丸,治療痢疾的白頭翁湯,治療急性黃疽型肝炎的茵陳蒿湯,治療心律不齊的炙甘草湯,治療冠心病心絞痛的瓜蔞薤白白酒湯等,都是臨床中常用的良方。另在劑型上此書也勇于創新,其種類之多,已大大超過了漢代以前的各種方書。計有湯劑、丸劑、散劑、膏劑、酒劑、洗劑、浴劑、熏劑、滴耳劑、灌鼻劑、吹鼻劑、灌腸劑、陰道栓劑、肛門栓劑等。此外,對各種劑型的制法記載甚詳,對湯劑的煎法、服法也交代頗細。所以后世稱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為“方書之祖”,稱該書所列方劑為“經方”。神醫故里神醫故里《傷寒雜病論》對針刺、灸烙、溫熨、藥摩、吹耳等治療方法也有許多闡述。另對許多急救方法也有收集,如對自縊、食物中毒等的救治就頗有特色。其中對自縊的解救,,很近似現代的人工呼吸法。這些都是祖國醫學中的寶貴資料。《傷寒雜病論》奠定了張仲景在中醫史上的重要地位,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部專著的科學價值越來越顯露出來,成為后世從醫者人人必讀的重要醫籍。。張仲景也因對醫學的杰出貢獻被后人稱為“醫圣”。清代醫家張志聰說過:“不明四書者不可以為儒,不明本論(《傷寒論》)者不可以為醫。”后該書流傳海外,亦頗受國外醫學界推崇,成為研讀的重要典籍。據不完全統計,由晉代至今,整理、注釋、研究《傷寒雜病論》的中外學者記逾千家。鄰國日本自康平年間(相當于我國宋朝)以來,研究《傷寒論》的學者也有近二百家。此外,朝鮮、越南、印尼、新加坡、蒙古等國的醫學發展也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其影響及推動。《傷寒論》和《金匱要略》仍是我國中醫院校開設的主要基礎課程之一。

(來源于網絡)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旋转大战援彩金
有企业资源做什么赚钱 微信卖高档首饰赚钱吗 nba新浪体育竞技风暴 港彩经三肖六码 网上赚钱游戏赚钱 wta网球比分 重庆时时彩APP安卓系统 迅雷赚钱宝内网收益 江西快3 大连棋牌游戏 分分彩人工计划软件手机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 时时彩后一压单双稳赢 决战21点 有赖子的麻将听牌技巧 17175捕鱼达人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