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歧黃論壇

岐黃學者學術思想(18)| 董競成

探索中醫學新架構

時間:2020-01-17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4版 作者:董競成

  董競成,男,醫學博士,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研究生導師,上海市政協第十三屆委員會委員,復旦大學中西醫結合學科帶頭人,復旦大學中西醫結合研究院院長,復旦大學臨床醫學院中西醫結合系主任,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中西醫結合科主任,中西醫結合(臨床)博士后流動站站長。世界衛生組織復旦大學傳統醫學合作中心主任,“973”項目首席科學家。主持科技部重點研發計劃、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在內的項目20余項,獲得省部級及以上獎勵6項,發表論文250余篇(SCI收錄80余篇),主/參編專著8本,授權專利4項。2019年出版的《中國傳統醫學比較研究》。

  提出“大中醫”理念

  中醫藥學是一條源遠流長的河流,今天的醫藥學家們有責任“逆流而上”,去探尋中華大地上祖先們的醫藥實踐之路和“中國智慧”,推進新時代中醫學的集成創新、融合發展。筆者通過多年的多學科交叉研究與實地考察,大約在20年前筆者提出了“大中醫”的理念,認為中醫學是建立在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之上的我國各民族傳統醫學的統稱,包括漢醫、藏醫、蒙醫、維醫、傣醫、壯醫、苗醫、瑤醫、回醫等中國各民族傳統醫藥在內的中國傳統醫學。當然這個統稱并非中華各民族醫藥的簡單疊加,而是植根中華文明土壤中的交融互通。并提出,“大中醫”理念不僅是中醫學發展的歷史經驗,更是實現新時代中醫學創新驅動發展的必由之路。2017年7月1日起實施的《中醫藥法》明確指出:“中醫藥,是包括漢族和少數民族醫藥在內的我國各民族醫藥的統稱,是反映中華民族對生命、健康和疾病的認識,具有悠久歷史傳統和獨特理論及技術方法的醫藥學體系。”從國家法律層面明確了中醫藥的一體性。

  二層面與五要素

  所謂“二層面”指技術層面和文化文化層面,而“五要素”指原初的基礎醫學知識、古典哲學、區域性文化、群體性信仰、臨床經驗。

  通過解析發現,傳統醫學皆由“五要素”組成,而“五要素”又可分別歸屬于“二層面”的范疇,即“五要素”解構傳統醫學的目的在于更加細化“兩個層面”的分類,以便選擇更有針對性的傳承和創新的方法。可以認為傳統醫學技術層面(臨床經驗和原初的基礎醫學知識)雖可體現解決患者病痛的能力和水平,然不足以構成某一傳統醫學的體系歸屬;但如果涉及傳統醫學構成“五要素”中古典哲學、區域性文化、群體信仰等文化層面的部分,則無疑會導致傳統醫學本身屬性的改變,會牽涉其體系歸屬問題,更會引起某醫學到底是此醫學還是彼醫學的爭執。而中醫學文化層面的整體觀念、天人合一、內外平衡的思想,無不體現了中國現代著名歷史學家、思想家、教育家錢穆所總結的“中國文化特質可以‘一天人,和內外’六字盡之”的特點,這是決定中醫之為中醫的保證,需要在更高層面上予以繼承、創新和發展。而與文化層面一以貫之的傳承延續性不同,技術層面的發展總是處在不斷更迭中,雖然近百年以來由于中醫學的邊緣化導致很多技術層面的知識被忽略或失傳,但不可否認曾經的醫學技術層面的內容總在或即將被后來者補充或替代,所以在這方面必須毫無保留的借鑒和吸收古今中外的一切有益臨床實踐,并將之轉化成中醫學自身的一部分,這也是循證醫學所提倡和推薦的。爭取盡快實現中華各民族傳統醫學在技術層面的融會貫通,在文化層面求大同存小異,形成合力。

  三分法

  任何一門學科要實現自身的創新發展,必須明確自身的優劣。在百余年來與現代醫學的共存、交融發展過程中,我認為有必要對中醫尤其在技術層面上進行分類,將其分為不自覺領先于現代醫學的部分、已和現代醫學形成共識的部分、需要重新認識或加以摒棄的部分等三個部分,即“三分法”。

  “三分法”的目的在于揚棄,即明確哪些是需要繼承的精華,哪些是需要舍棄的糟粕,哪些是現代科學技術還無法辨識的。當然,在此過程中,需要特別關注那些既沒有證實也沒有證偽部分,即對于“需要重新認識或加以摒棄的部分”要慎重對待,因為這部分內容雖然不能被證實,但也沒有足夠的證據來證偽,所以需要原汁原味加以保存,但已經被證偽的部分則需要進行擯棄。

  三個融合

  醫學目的的一致性決定了醫學發展的趨同性,其最后的走向可能是形成一種不分古今和中西,而主要以療效水平為評價標準并具有一定文化屬性的全新醫學,而在中國這個新醫學的母體無疑應該是中醫學。在此,要說明的一點是,雖然療效的說服力巨大,但醫學無疑也會受到文化背景的影響,不同文化甚至可以決定不同醫療手段在臨床的應用與否,哪怕都是臨床證明有效的手段。基于此,我們提出“三個融合”理念。

  “三個融合”是對未來新醫學實現路徑的一種構想,其一是中華各民族傳統醫學之間的融合,建立一種基于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之上的中國傳統醫學新體系,即“大中醫”;其二是世界各民族傳統醫學之間的融合,建立一種基于人類命運共同體基礎之上的世界傳統醫學新體系;其三是中醫學和現代醫學的融合,利用現代科學和現代醫學的技術、理論與方法挖掘和闡釋傳統醫學的精華,豐富現代醫學的內涵,提高現代醫學的發展水平。此三種融合之間并無發展先后的關系,而是一種同向并行的關系。

  六個階段

  所謂“六個階段”,是根據中國傳統醫學的發展歷程和每階段所具有的特征,提出的中國傳統醫學發展的“六階段論”,闡述了從中醫學在中國大地的最初產生,到實現中醫學在中國的全疆域發展乃至在周邊國家產生巨大的影響偉大歷程。在這個過程中,闡明了中國的少數民族傳統醫學既不是土生土長的,更不是舶來品,而是扎根中華傳統文化,在中國傳統哲學思維的啟迪下,在相關地域原初醫療經驗和用藥習慣的基礎上,經過中(漢)醫學的激蕩發蒙而產生的,中(漢)醫參與構成諸多中國少數民族傳統醫學的源頭,并持續影響其發展至今。(董競成 復旦大學中西醫結合研究院)

  (注: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旋转大战援彩金
雷速体育即时比分 新浪体育乒乓球 北京pk赛车手机版 安徽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7星彩 雷速体育直播手机版 重庆时时猜龙虎走 雪缘园最快的即时比分 黑马时时彩人工计划 彩乐乐幸运选号 如何代理游戏赚钱的吗 吉林快3和直预测图 竞彩比分中奖新闻 三期必開稳定 广西快乐十分计划 pk10计划精准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