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国医大师李佃贵治溃疡性结肠炎用药思路?#27835;?/h1>

时间:2019-08-1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作者:娄莹莹 孙润雪

  李佃贵教授系河北省中医院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第三届国医大师,首届中医药高等教学名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全国第三、四、五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河北省名中医。杏?#20013;?#22774; 50余年,博采众长,衷中参西,对脾胃病颇有研究,擅治多种疑难杂病,其中对慢性胃炎、胃癌前病变、溃疡性结肠炎的治疗有较深的造诣。主持完成了“胃痛宁胶囊的药理实验研究”等多项课题,并获得科技进步奖。代表著作有《中医浊毒论》、《绞股蓝的研究与应用》等,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

  溃疡性结肠炎(简称UC)是一?#34935;?#22240;不明的结肠和直肠慢性非特异性炎症性疾病,病程漫长,常反复发作。国内外的发病率和诊断率逐年增高,目前,西医治疗本病毒副作用多,总体疗效不理想,而中医药越来越突显特色,逐渐受到重视。李佃贵教授从事脾胃病的临床及实验研究50余年,学验俱富,疗效卓著。笔者师从李佃贵教授,对李教授临证治疗溃疡性结结肠炎处方用药特点,有一定的体会,现将其用药特点总结如下:

  谨守病机,分期分层

  李佃贵认为浊毒内蕴为溃疡性结肠炎的基本病机。临症治疗中,采取分期治疗,发作期和缓解期。以“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为指导思想,发作期治标为先,首选祛邪。缓解期扶正固本为主。发作期药用白头翁、茵陈、黄连、黄柏、当归、芍药、白花蛇舌草、半枝莲、半边莲、秦皮、苦参、广木香、茯苓等。缓解期患者腹痛隐隐,脓血便减少,时有腹泻,脘腹痞满,不思饮?#24120;?#38754;色萎黄,神疲乏力,常用四君子汤合参苓白术散加减健脾益气;若浊毒日久,损伤肾阴,伍以生地、乌梅、五味子、山萸肉、石斛、女贞子、旱莲草等滋阴?#32929;觶?#26412;病病情复杂,常虚实转化或?#24615;?#23384;在,在临床论治中,当明辨主要病机,分期论治,扶正祛邪,标本同治。同时浊毒病邪有轻、中、重相对量化的划分,治疗浊毒根据邪之浅深、病之新久、在气、在血,是否入络成积等情况分层选药。浊毒轻者常用黄连、黄芩、黄柏、、绞股蓝、板蓝根等;浊毒重者可用黄药子、全蝎、蜈蚣等力猛之药;介于轻与重之间者用红景天、半边莲、半枝莲、白花蛇舌草、白头翁、败?#24202;?#31561;。根据浊毒的轻重辨证组合加减应用,使浊化毒解,邪去正?#30149;?/p>

  方随法出,灵活多变

  化浊解毒是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基本治疗大法,根据具体情况可?#27835;?#28183;湿利浊解毒法,选用茯苓、猪苓、泽泻、滑石之属,此类药除具祛浊之功效外,尚可健脾助运,保护后天;②通腑泄浊解毒法选用大黄、芒硝之属,将浊毒从大便排出体外;③健脾除湿解毒法药用白术、山药、茯苓、炒薏米、扁豆等药,健脾除湿解毒截断本源;④芳香辟浊解毒法常用药物为?#36739;恪?#20329;兰、砂?#30465;?#32043;蔻仁等,“解郁散结,除陈腐,濯垢腻”。?#33848;?#28909;化浊解毒法选用黄连、黄柏、黄芩、栀子、龙胆草等,从发病的来源上遏制浊毒的产生?#30171;?#21464;。⑥祛痰涤浊解毒法选用瓜蒌、半夏、黄芩,荡而涤之,?#22266;?#21270;浊清毒解。⑦攻毒散浊解毒法采用全蝎、水蛭、蜈蚣、白花蛇舌草、半边莲、半枝莲、绞股蓝等,以毒攻毒,使浊散毒消。溃疡性结肠炎浊毒证的表现千变万化,要不拘泥于一法一方,明辨本?#30465;?/p>

  宏观辨证,微观用药

  坚持宏观辨证与微观研究相结合,?#38498;?#35266;辨证为主,即以证候、舌象脉象及体?#39318;?#20917;等作为辨证的主要依据,同时又要找出微观检测指标。两者有效结合对于溃疡性结肠炎的治疗意义重大。溃疡性结肠炎浊毒证具有独特的临床表现,其内镜下表现是宏观诊?#31995;难?#20280;。浊毒之邪损膜伤络则见多发性糜烂、溃疡或假性息肉病、隐窝脓肿等;浊毒有碍气血,濡养失常,可见黏膜?#22763;?#31890;状或结节状改变。若黏膜水肿明显,选用白术、茯苓、?#36739;恪?#20329;兰健脾化湿;若镜下黏膜充血、糜烂、溃疡,乃浊毒之邪壅滞不散,毒热损膜伤络所致,故选用金银花、土茯苓、败?#24202;蕁?#33970;公英、白头翁、黄连、黄柏等;若镜下见出血点众多,甚或出血不止,配以白及、荆芥炭、地榆炭、炙没药、仙鹤草等;若镜下见黏膜?#22763;?#31890;状或结节状改变,或见腺体排列异常及上皮变化,乃浊毒阻滞于内,气血运行不畅,结聚不散所致,选用当归、鸡血藤、延胡索、三七理气活血之品。

  里应外合,开门驱寇

  李佃贵治疗本病在强调内外兼治,里应外合,祛邪不留寇,疗效显著。活动期患者,采用中药保留灌肠,可直接作用于病所,促进炎症吸收和溃疡愈合。灌肠药物不外乎三大类:

  敛疮生肌类:珍珠、儿茶、白及、赤石脂和诃子等。

  活血化瘀和凉血止血类:蒲黄、丹参、三七、地榆、槐花、仙鹤草和?#39047;?#30333;药等。

  清热解毒类:青黛、黄连、黄柏、白头翁、秦皮、蒲公英、败?#24202;?#21644;苦参等。

  中成药:?#39047;?#30333;药、锡类散、康复新液。李佃贵结合多年的临床经验,总结常用灌肠方药:秦皮、白头翁、黄柏、仙鹤草、败?#24202;蕁?#22320;榆、白及、儿茶,配以三七粉或锡类散。根据具体临床表现,加减应用对症中药。

  古代中医整体观念称“形神合一”。精神紧张、情绪波动既是临床上UC发病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是反复发作的诱因之一。现代医学认为精神心理改变是溃疡性结肠炎发生发展的重要因素。大脑皮层的不?#21363;?#28608;精神紧张、情绪剧烈波动、过度劳累均对大脑皮层造成不?#21152;?#21709;,反射性地引起胃肠黏膜?#38590;?#31649;痉挛,黏膜缺血,不利于食物消化和影响溃疡面的愈合,而积极稳定的心态可缓解病情。临床上UC患者轻者常可伴见精神紧张、夜寐不?#30149;?#22810;梦等,李教授常耐心告知患者,调养身心,保?#20013;?#24773;愉快;用药重疏肝理气解郁之品,应用柴胡、陈皮、?#21331;恰?#39321;?#20581;?#20315;手等疏肝理气之药,使患者全身气机调畅,气血和调。心中?#38472;遙?#30561;眠不安等焦虑抑郁状态患者,李教授常配伍?#20107;?#22823;枣汤以养心?#37319;瘢?#35843;和阴阳;?#22218;?#19981;足者炒枣?#30465;?#26575;子仁养心?#37319;瘢?#24515;火上炎者,选用栀子、豆豉清心除烦。(娄莹莹 孙润雪 河北省中医院)

  (注:文中所载药?#33014;?#27835;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29575;?#29992;。)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33848;?#27880;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旋转大战援彩金